欢迎来到一粒橘新闻网!!一粒橘新闻网带给您最新最全面的资讯消息
当前位置: 一粒橘新闻网 > 娱乐 > 娱乐综合 >

达到行业一线位置

作者/整理:De 来源:互联网 2019-03-15

  原标题:美图 太惊艳!80后摄影师的作品让孙俪、范冰冰、AB等女星爱的无法自拔 所有被他拍过的人都美成了一副画

  有这么一位摄影师——孙俪、范冰冰、Angelababy、刘嘉玲等女明星都说:太喜欢他了,他画出了完全不一样的我;吴彦祖、黄晓明、陈坤等一众男星说:太另类了,他的作品表达出了我的灵魂。他就是“新文人画摄影”创始人——孙郡。

  他叫孙郡,圈内人称他是“摄影界的李健”。他用相机写诗,开创了“新文人画摄影”。

  对于新文人画摄影的解释他说:“我要走一条很窄的路子,窄到刚好只能通过我一个,而不可能容下别的效仿者。”人生的成功,往往都是从愿意走很窄的路开始的吧!用镜头造一个古典的梦。

  最先让他受到大量关注应该是 2016年6月7日 孙俪邓超在微博上,晒出了一张全家福,庆祝结婚五周年。发布没多久网友们就纷纷在底下留言:“哇塞,美得不要不要”、“美得就像是一幅古画”,这张全家福立马火得一塌糊涂,200万人点赞,数万人转发。

  以前形容一个人美往往会说:“好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。”看了他的作品之后,你会觉得这一切原来是真的~在他的镜头下,不管是明星还是模特都如同古画当中的古典美人一般典雅秀美~~~

  如今在中国,无论是女明星还是男明星,都渴望着拥有孙郡拍的一套“中国风”。孙郡也由此成为上海滩身价最高的摄影师,你一定很好奇:这位身份尊贵的“摄影诗人”究竟是如何炼成的!?答案在这里——孙郡出生在浙江绍兴,在小桥流水、乌篷桨影中长大,7岁就开始学国画和工笔。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。其作品融入了绘画的表现手法,注重画面和故事的结合,意境深远,被媒体誉为“摄影诗人”。他的作品深具东方韵味,是东方美学复兴的代表人物之一。

  引领他走上艺术这条道路还有那悠扬婉转的古诗词,邻居中有一位痴迷古典文学的姐姐,晨昏吟诵乐此不疲,那些抑扬顿挫的词句,慢慢沉淀成孙郡心底最惊艳的回忆。正是因为画和诗词的熏染,长大后,他考了中国美院。

  总有人问:“你这么年轻就出名了,怎么这么幸运啊?”孙郡只是淡淡的回答道:“摄影是一个综合的东西,不是光摁一下快门就完了,要涉及设计、造型、舞美等等。他哪里知道,我七岁就开始学诗学画。”念美院时,母亲送了他一台单反,每到周末,他就跟同学一起出去拍照。玩着玩着,就迷上了摄影。

  咱们还是接着之前的继续聊,毕业后他理所当然的进入了广告公司,做起了平面设计。干了两年,虽然成绩佼佼,但他始终觉得少了点什么。渐渐的,一粒种子在他心中发芽。终于在2002年观看一场摄影展后,他做出了一个决定,他听到了来自内心的声音:“嘿,你为何不给梦想一个机会?”第二天,孙郡就递交了辞呈。舍弃高薪,老总很是不解一脸惊讶的问:“为什么?”孙郡说:“我要去寻我所爱。每个人都有两个自己,一个是 I ,个是 Me 。我们常常为了做别人羡慕的 Me ,而忽略了内心真正的 I 。I 在叫我。”孙郡一仰头,大步迈了出去。他辞掉工作,搞起了摄影。多年后,有人问他:“你成功的秘诀是什么?”孙郡回答:“做了喜欢之事。因为你所爱之事才能激发你的最大潜力。”

  摄影做到第3年时,孙郡就被评为中国上升最快的摄影师,达到行业一线位置。尽管成绩不凡,但孙郡内心却很惶恐,他始终觉得中国的时尚摄影,大都照搬欧美做法和风格,谁照搬得好,谁就火了。外表谦和的孙郡,从小就是一个叛逆的孩子。“读书时穿校服,我就特别抗拒,就算穿,也要搞出一点不一样。”这份深埋于外表之下的桀骜不驯,让孙郡不愿意随俗于模仿。他说:“我想做中国人自己的东西。” 他决定转型。可怎么转呢?流淌在他血液中的古典文化被唤醒了。“我要把中国古典文化融入摄影。”他琢磨着拍了一组《与青春有关的日子》。作品一出,备受赞誉。但孙郡自己却不太满意,“作品虽很有怀旧特色,但隐隐带有一种不协调感,无法将古典元素与人物完美地融合在一起。”于是,他开始思索“融合”的最佳表达方式。

  正当他苦思冥想的时候,一天夜晚,他握笔画画时,突然灵感涌现。“我何不把工笔技法运用到摄影中?”于是,他开始了“大冒险”。先用相机拍下画面,然后再将其转换为黑白影像,再用工笔画技法,一点一点对照片进行手工上色,层层渲染。于是《茶经》就这样诞生了。《茶经》一出,顿时震撼业界。

  在摄影这种瞬间成就的艺术,和需要时间打磨的工笔画之间,孙郡找到了一个独一无二的平衡点,开创了中国“新文人画摄影”。显而易见的是他再一次成功了,他的作品既具有瞬间吸引目光的魅力,又有时光积淀的内蕴。面对别人的疑问,他回答说:“因为我选择了一条很窄的路子,窄到刚好只能通过我一个,而不能容下别的效仿者。”

  这一次的成名之后,引来了一大帮模仿者。很多人拍摄照片后,也运用工笔技法进行合成加工。可是,如果仔细看的话,就会知道山寨和正版的天差地别。对此,孙郡仍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,他自豪的说:“没20年学画打底,工笔技法难以到位。即便是工笔大家,也只能模仿表皮。我的片子虽然后期运用了工笔技法,但片子里所有元素都是一次性拍摄完成的。里面所有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,我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进行删除或合成。”

  “精选100种中国花,配上100个中国人物。”《百花录》拍了四年,到现在也没有拍完。因为每拍一种几乎就要花费一个月时间。他解释道:“最难的是找到人和花之间的共同气质,不能随便拉个人和一枝花过来就拍了。这个花开的时候,那个人就得刚好出现在它面前,谢了,就只能再等一年。”为了这种绝对的真实感,孙郡会因为一块适合摆在画面里的石头,而找上几个礼拜。如果拍摄下雪天、拍桃花,那一定要在当时,不做那种桃花已经谢了,还去绑几个枝上去的事儿。拍出中国式的美,极耗时间。但孙郡,甘愿成为那个守候者。

  “为别人之不愿为。”这也许就是孙郡之所以能成功的原因所在。“我要把中国画的宁静与写意,重新带回到现代人的生活里。”拍得如此用心,画得如此用心。他的“新文人画摄影”,才拥有诗歌般山水画般的意境,幽深唯美而又引人入胜。正如他说的那样:“无论是用相机按出来的,还是画出来的,都应该有创作者注入其中的人文精神,要有从本能出发的情怀。中国人,还是要做中国人自己情绪里的东西,然后,尽可能,做到完美。”